閱讀歷史
換源:

第1828章 難道這里就是地府?

作品:我真不是學神|作者:曾經擁有的方向感|分類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2-13 15:22:29|下載:我真不是學神TXT下載
  做好了離家出走獨自闖蕩世界的準備,郭媛兒小心出了張家之后,才走出幾步就懵逼了。

  11歲的少女站在月夜之下,看看左右……不管怎么看,都難以掩飾她心中的驚恐。

  “怎么會這樣……”

  就算她寄居在表舅舅張林家里的時候,很少出門,但也肯定,張林家是位于薛城西城區一條街道上,出了門之后,就是一個小胡同,胡同兩側全是院墻,那是其他左鄰右舍的家。

  現在她才走出家門幾步而已,看看左右?左側竟然全是農田,農田里生長的作物還很茂盛,那沉甸甸的麥穗,都壓彎了麥子的莖稈,而在右側,似乎是一個個農村院落。

  莫名其妙,就從表舅舅家里的城市小院,置身于這樣的農田邊緣,小姑娘差點嚇死。

  尤其是等她回望之后,發現幾步外,再也沒了表舅舅家的大門,她真是驚得頭皮發炸,差點嚇哭出聲。

  就在這時,一陣隱隱約約的吆喝聲,從村口一個院子里響起,郭媛兒細細聆聽,聽著聽著就哇的一聲哭了出來,邊大哭邊奔跑向那個院落。

  那些吆喝聲里,有她哥哥郭一航的聲音。

  哭著奔跑中,一不小心摔倒在地,小丫頭絲毫不在意疼痛感,急急起身繼續奔跑,跑到了院落門口,才大聲拍著門,呼喊著哥哥。

  幾十個呼吸后,等院落里響起一陣腳步聲,院門也被打開那一剎那,借助院落里的火光,還有天上的月光,郭媛兒一下子就撲在來人的懷里,“哥哥,哥哥~”

  哥哥不是死了么?

  她原本是從表舅舅家出門逃走的,結果幾步走出來,竟然到了一個農田邊的村落里?難道這里就是地府?

  就算是地獄,地府陰間之類,對郭媛兒而言,只要能見到她哥哥,也比讓她生活在張林家里好出無數倍。

  在她大聲的哭喊里,郭一航也懵了,雖然小丫頭用鍋底灰摸花了臉蛋,穿的也是粗布衣衫,郭一航還是輕松認出了這就是他妹妹。

  “媛兒?你怎么在這?你……”

  你了好幾句,郭一航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,這里是齊國啊,齊國離縣之下一個農村。

  原本應該生活在魯國薛城的妹妹怎么到了這里?魯國到齊可是有著近萬里之遙的。

  不管多么驚訝,郭一航隨后還是大笑著抱起了郭媛兒,“媛兒不哭,不哭了,有哥哥在。”

  在他安撫妹妹時,院落中幾道身影也快速走了過來。

  “航哥?這是媛兒妹妹?”

  “噗,怎么回事,媛兒妹妹怎么也能來齊國了?”

  …………

  郭一航身為一個水手長,他身邊自然也有不少小弟級的存在,話說他那一艘武裝商船上,總共死了17個人,這里面就郭一航職位最高,早就成了一群人的主心骨。

  他們船上17人,都是愿意舍棄魯國身份加入齊國的人,成為大齊一份子后,17人全部被分配到了這里的霍家莊。而其他200多青壯年,是陸續被分配到了離縣麾下其他村鎮中。

  每人領取了十畝良田,今天下午,這一群17個青壯年才剛剛敲定了自己的耕田都在哪里,就是這個院落,還是從霍家莊一些村民手里借來的。

  他們現在吃喝的食物菜肴酒水,也全是從村子里借的。

  這一點很容易搞定,齊國太富有,一些村落遇到陌生人路過,都會熱情的拿酒菜招待,原本霍家莊的村民在得知,這17位青壯年日后也是霍家莊一份子后,那股熱情勁就別提了。

  以郭一航為首的17人,也是打算從明天起,開始在村口蓋房子,慢慢收拾日后的家的。

  你說郭一航加入齊國,開始打算在這里蓋房子、收拾農田,是不要他妹妹了?當然不是,離縣距離魯國薛城太遠了,他就算想回去接妹妹,也要等,等商隊。

  只有等到了從離縣出發,前往青龍港的商隊,他們才好抵達哪里,重新尋找新的去大商的商隊,然后在進一步去魯。

  這個過程動輒需要一年以上時光的。

  在郭一航心目中,同樣覺得,就算自己隔一年多在回老家,妹妹有表舅舅表舅媽一家去照顧,也不用擔心。

  此刻這院落里,圍上來的一群青壯年,都知道郭一航家里的環境,也有不少都是認識郭媛兒的。

  大家是震驚,原本在魯國薛城的小丫頭,怎么就突然到了這里。近萬里之遙,他們都是在死后莫名其妙復活了,還橫跨萬里,怎么郭媛兒也能到齊國了?

  人群驚訝的呼喊里,郭媛兒這才抬起頭,哭的更厲害了,“哥哥,你真的死了么?表舅舅要把我賣了,賣給許家……嗚嗚……”

  小丫頭到現在還不知道郭一航是活人,只是激動的抱著哥哥哭喊。

  一句話,正在驚喜笑談的一群青壯,頓時紛紛黑了臉,郭一航也勃然大怒,“你說什么?你說他們要把你賣了?”

  這怒氣勃發的言語中,都自然而然的席卷出了滾滾殺氣,不要忘了,這位也是經常打海盜,經歷過不止一次海戰的水手長,哪怕在一個個艦隊對轟大炮的時候,水手長不會有機會去操炮殺敵,他也沒有那個技術。

  但是甲板上的水手們,也基本精通火繩槍,一旦到了近距離,水手們也要操控火繩槍去殺敵的。

  “老大,這才幾天啊,咱們的死訊應該才傳回薛城吧?而且這幾年,你對你表舅舅一家,很不錯了,沒有老大你的照看,他們一家哪能過得那么好?”

  “就是,老大你以前把媛兒妹妹寄托在他們家,哪次不給銀兩?他們竟然這么無恥?!”

  …………

  十幾個青壯也在震驚之余紛紛開口,都有些不敢相信,郭一航那個親戚家會這么狠毒。

  人群議論聲越來越大時,郭一航才逐漸冷靜下來,他沒有再多說什么,笑著安撫郭媛兒,直到把小丫頭哄睡了,才抱著她進了堂屋。

  等郭一航再次走出堂屋,看了一眼院子里站立的十多道身影,獰聲道,“我那個表舅舅,還真是好親戚,等我日后回了薛城,一定要他們血債血償!”

  從小和妹妹相依為命,他最疼的就是這個妹妹,他也自問從沒虧欠過張林家,哪次送妹妹去寄宿,沒有給夠銀兩?

  一轉眼自己死訊才回家,那邊就升起了這么惡毒的心思,郭一航肺都快氣炸了。

  “老大,你說怎么做,咱們就怎么做!”

  “哈哈,上次殺文特拉公國那票白皮,還不過癮呢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一群青壯年轟然應諾。
天津快乐十分彩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