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歷史
換源:

第759章 喪盡天良!

作品:躍馬大明|作者:紙花船|分類:歷史穿越|更新:2020-02-13 15:21:38|下載:躍馬大明TXT下載
  “攝政王,以奴才之見,咱們必須得馬上放火燒掉九仙山,絕不能讓模范軍的狗尼堪過去!”

  “呵呵,現在這鳥天氣,你拿什么燒?拿命燒嗎?!攝政王,奴才以為,我大清必須連夜在東線構架工事,先把模范軍隔離起來……”

  “呵,現在這狗屁天氣,你怎么挖工事?說點有用的,別他娘的張嘴就亂放炮……”

  正白旗王帳內,一片凌亂的噪雜,恍如幾十幾百只鴨子在亂叫。

  眼下天還沒亮,還不到卯時,受制于清軍各旗統屬的紛雜與隔閡,清軍到現在還沒有得到最準確的戰報。

  特別是戰事從戌時中、晚上七八點鐘左右就打響,模范軍唬起來的聲勢又格外的浩大,清軍這一眾滿蒙主子從戰事開始便高度警戒,一直端著,生怕殃及到他們,現在已經七八個小時過去,卻還沒有定論,可想而知他們的緊繃與不安。

  紛亂中,多鐸英俊的臉孔上一片鐵青,幾如要滴出水來。

  若有選擇,他必定會大耳瓜子挨個的抽過去,讓這幫不知死活的狗奴才趕緊閉嘴。

  然而!

  事情此時不只超出了他的預料,更是超脫了他阿哥多爾袞的掌控,恐怖的危機,猶如那遮天蔽日的雷云,已經大踏步的籠罩在他們兄弟頭頂。

  這也讓多鐸用切膚之痛明白了,此時的大清國,早已經不再是他以為的大清國。

  那個強大、團結、無往不利的大清國,在這幾年連綿疊伏的戰事中,已經逐漸被打磨掉爪牙,消磨掉銳氣。

  眼前這幫人別看現在一個個人模狗樣的,可真要讓他們去跟徐長青玩命,多鐸就算用屁股想也能知道,這幫狗尼堪恐沒有一個會真的出死力,都會打自己的小算盤!

  而歸根結底……核心還是要匯聚到自己身上……

  都怪自己不夠果斷,都怪自己太貪心,老是想撈徐長青的肉吃,沒有將最好的鋒銳貫徹到底,從而導致阿哥都陷入了巨大被動啊!

  想著,多鐸又是憤怒又是無法言喻的后悔,真的是腸子都要悔青了。

  早知如此,他怎么可能會留下九仙山?早就一把火給燒個干凈。

  多爾袞此時心里也不好受,面上卻只能是強撐著。

  如果多鐸不是他的親弟弟,他早就大嘴巴子抽過去!

  都什么時候了啊,怎么就是不聽人話呢?!!

  但此時他非但不能抽多鐸,還要小心的護著多鐸,否則一旦他們兄弟內部再出問題,那,大清國就真的要玩完了。

  熬了好一會兒,見眾人的火氣都發的差不多了,多爾袞看向洪承疇。

  洪承疇自是明白多爾袞的意思,忙清了清嗓子,拱手道:“攝政王,諸位爺,今晚模范軍的詭計,的確是對我大清造成了一些波動,但并未影響到我大清的大局,整個局面,依然在我大清的掌控之中。而且,模范軍今晚的表現,恰恰證明了他們的心虛!無怪乎是想給我大清內部造成混亂與壓力而已。倘若他們真的要突圍,今晚可就不是這么故弄玄虛了……”

  洪承疇究竟是有能力的,關鍵時候能頂上去,他本身便是此次圍困計劃的具體策劃者,此時他出來安撫眾人的情緒,比之多爾袞親自出面還要更好。

  隨著洪承疇有理有據的分析,大帳內的躁動逐漸平息,一眾滿蒙王族都是連連點頭。

  現在,究竟還沒有分出勝負,如果他們真的因此著了徐長青的道,陷入了混亂,那等事情過去再緩過神來,恐怕真要把腸子都悔青。

  見局面穩定,多爾袞心里也放松了不少,暗道:洪承疇此人還是可用的。

  忙笑著捧哏道:“那,洪卿以為,我大清,接下來將如何處置?”

  洪承疇已經很有沒有這種被眾人倚為星辰般的感覺了,狀態也越來越好,紅光滿面,自信又有力的沉穩道:“攝政王,我大清當下還是要以圍困為主,不到萬不得已,決不能輕易跟模范軍硬來。以臣之見,可將東線的防御,交于劉良佐劉軍門與石廷柱石軍門等漢軍旗精銳布置。劉良佐劉軍門與石廷柱石軍門,都是我大清棟梁之才……”

  自從有了寧完我這個對頭,洪承疇的思路也迅速開始轉變,哪怕要背叛良心出賣靈魂,他也來不及顧及了,反正他的良心早就讓狗吃了,靈魂也賣給了魔鬼。

  從當初踏上大清國的賊船開始,他在這邊就沒有了回頭路。

  既是已經如此,又何須再遮遮掩掩的像個娘們兒一樣?

  寧完我看著侃侃而談、成竹在胸的洪承疇,臉色愈發的陰沉。

  他這時也明白,洪承疇能高居大明要職,被倚為肱骨之臣,絕不是蓋的!

  洪承疇要是不要臉皮了,他短時間內是很難有機會的。

  不過,突然不經意的看到多爾袞飄過他這邊的目光,寧完我一個機靈,陡然又找回到了感覺,心里更是有些控制不住的爽利起來。

  暗道:“洪承疇啊洪承疇,你真以為你真心誠意、狗一樣為大清國賣命,大清國就真把你當自己人了嗎?呵呵,天真那!”

  等洪承疇連對多爾袞‘述職’,加之后續布置具體的戰略計劃,忙完一通天色已經快亮了。

  正當眾人準備散會,趕緊去布置,再吃個早飯好好休息一下的時候,遠處忽然傳來奴才興奮的縱馬聲:“攝政王,好消息,好消息啊!譚拜大人與鰲拜大人順利回來了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譚拜和鰲拜沒死?”

  “哈哈,太好了,這真是天佑我大清啊。”

  “嘿,這兩個狗奴才,等滅了徐長青必須讓他們好好擺酒,害爺我這些天為他們擔心的不行……”

  譚拜和鰲拜回歸的消息,瞬時讓人群興奮起來。

  兩人在大清國都是實力派,又有著去南京的經驗,他們之前的處境,讓多爾袞都對他們不再報希望,誰曾想,他們竟然都沒事,這對大清國儼然是個極佳的利好。

  特別是在此時這種節骨眼。

  多爾袞聞訊也是興奮的握起了拳頭,喃喃道:“天無絕人之路,天無絕人之路那!”

  忙讓人把譚拜和鰲拜招進來。

  譚拜和鰲拜也真的是狠人。

  他們此次被圍剿,非但沒有損傷多少,還成功的搞掉了一個大鹽場,搞到了不少江船和水手。

  特別是他們親身實地的勘探過江南的地形,對出兵江南儼然也更有見地。

  這讓多爾袞的心情頓時更好,詳細把現在的情況跟他們說了一遍。

  譚拜和鰲拜也沒想到他們大清國此時居然能逮住這種好機會,那種振奮根本無法形容,摩拳擦掌的已經按耐不住要出手。

  各種作用力匯聚,讓的清軍有些萎靡的氣勢,迅速又升騰起來。

  ……

  泉頭村。

  天色剛亮徐長青便收到了稟報。

  劉良佐部、石廷柱部、馬光遠部、劉良臣部,包括孔有德烏真超哈營的一部分人手,足有兩萬出頭,已經在東線扎下了陣勢。

  他們利用泉頭村到九仙山區域的這條天然河溝,迅速的修建起了工事。

  “龜兒子的反應還真快!”

  徐長青不由狠狠啐了一口。

  這也是徐長青最不想見到的情況,清軍就是鐵了心要當‘地老鼠’。

  來不及仔細洗漱,徐長青只簡單洗了把臉,便是來到指揮臺上查看局勢。

  此時,劉良佐諸部已經擺開了架勢,泉頭村東面的曠野里,到處都是人頭攢動,許多漢人奴隸,正哭哭啼啼的頂著漫山遍野的銀白色干著活。

  最讓人發指的是!

  他們似乎是怕模范軍的熱氣球突襲,在大河溝前面,至少匯聚了兩三千號漢人奴隸中的老弱婦孺充當屏障。

  其中。甚至有許多年輕的女人抱著襁褓中的孩子,無助的就像是這銀白色中的一根野草,哭泣著,顫抖著,哀求著,用她們的血肉來充當后面男人們的人肉護盾!

  “狗雜種!老子要艸你們十八輩祖宗啊,這簡直喪盡天良,喪盡天良那……”

  “你們這些狗漢奸,老子不把你們扒皮抽筋,這事兒就不算完啊!啊——”

  “劉良佐,你個生兒子沒XX的王八蛋,老子早晚要擰下你的狗頭來當球踢……”

  天剛亮的時候天空中還飄著小雪,許多模范軍兒郎只看到那邊有清軍在活動,一時還看不清詳細。

  等徐長青也過來查看,天終于更亮了一些,這讓許多兒郎們都能看清那邊的狀況。

  頓時,許多兒郎們都有些控制不住了,懟著那邊便是破口大罵。

  徐長青一時也是眉頭緊皺!

  這同樣也是徐長青最不想見到的狀況之一,清軍拿他們手中的漢人奴隸當做威脅模范軍的籌碼。

  不過,看此時這模樣,這似乎不是清軍的主意,而是劉良佐他們的主意。

  果然!

  最了解漢人的,還是漢人!

  劉良佐這種老牌大軍頭,從十幾二十年前開始,這種殺良冒功、喪盡天良的事兒便沒少干!

  “大帥,狗雜碎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那!老子就算刨了狗日的祖墳都不解恨那!咱們不能就這么干看著啊……”

  不多時,得到消息的趙增金、王洪洋、趙啟亮、毛鐵錘、包括紅娘子等眾將都紛紛趕了過來,急急請戰。

  趙增金更是跪在地上磕頭磕的‘砰砰’直響。

  他表象看著兇猛,幾如十惡不赦一般,但內心實則十分善良,特別同情弱者。

  在海城的慈善活動表中,趙增金的各種捐助,絕對要擺在前列。

  這也跟他的成長經歷有關。

  這廝很小的時候,他母親便得病去世了,若不是上蒼的緣分,他成為了徐長青的長隨,極有可能,他是活不到十歲的,跟許多他的同齡人一樣,還沒來的及領略這世間的美好,便已經匆匆離去……

  “大帥,這天真會凍死人的哇,咱們不能坐以待斃啊!就算不顧大人,總不能不顧孩子啊……”

  紅娘子也受不了了,跪在地上,重重磕頭。

  這些年殘酷的軍旅生涯,她雖早已經拋卻了很多屬于女人的優柔寡斷、婦人之仁,可,此時那些嬰兒在曠野中無助的哭聲,簡直就像是夢魘,每一秒每一瞬都在拷問著她的靈魂。

  “大帥,卑職愿為先鋒,您下命令吧!”

  “大帥……”

  諸將眼神里都如要泣血般,急急的懇求徐長青。
天津快乐十分彩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