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歷史
換源:

第700章 來由

作品:玩寶大師|作者:青木赤火|分類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2-13 15:20:44|下載:玩寶大師TXT下載
  “怎么了?”蕭影一邊問,一邊不由往自己身后看了看,并無異常。

  “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!”余耀仰了仰頭,揉了揉臉,“你這一說江州格古齋,燕京格古齋,我突然想起來了!”

  “你這個店名這么多年了,了解鬼眼門也這么長時間了······這想起什么能讓你這個表情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,就是腦袋嗡了一下子!”余耀解釋,“當時我爸起名格古齋,我還順口問了一句咋來的?他說有高人指點,我就沒再問。后來,我知道大掌眼在琉璃廠也有這么一家店,還心說大掌眼顯靈找上我,興許是店名巧合······”

  “依我看,店名是巧合。”蕭影頓了頓,“現在你的意思是,這不是巧合?”

  “在拾古會出現之前,我一直是這么想的,所以沒有太在意。但是現在來看,拾古會知道得太多了!甚至九月初三那天晚上······所以,我覺得真有必要查一查!”

  “只是令尊令堂······”蕭影微微搖頭。

  “可以問問我爸當年在古玩行的老朋友。”

  蕭影看了看余耀,“你最近是不是太緊張了?”

  余耀不由一怔,“你覺得沒必要?”

  “有沒有必要兩說,但是不能亂。這個可以查,但是不能太敏感。”蕭影認真勸道。

  余耀點點頭,沒再說話。蕭影又道,“吃完了飯,下午先休息一下吧!”

  半個小時后,兩人離開烤鴨店,走到路邊準備打車,停在路邊的一輛黑色SUV的車門突然打開了。

  下車的是歐陽松。

  “余先生,這么巧?”

  其實一點兒也不巧,這車顯然不是剛停。

  “是啊,歐總也回燕京了?”

  “有公事,只能跑一趟。余先生到燕京這是?”歐陽松說著,看了看蕭影,蕭影只是微微點頭,而后徑自走到了一邊,掏出手機看起來,沒再搭理她。

  “噢,這不是拍了點兒東西,手頭寬裕了么,想來燕京考察一下,開個分店。”余耀應道,“歐總這是來吃飯?可夠晚的。”

  歐陽松沒接吃飯的事兒,“開分店?怪不得。”

  “怪不得什么?”

  “我是說怪不得余先生要出手東西,原來是想擴展業務規模。”

  余耀淡淡一笑,“那就不耽誤歐總吃飯了,再見!”

  “好,常聯系!”

  分開之后,余耀和蕭影沒有立即打車,而是沿著路邊走了走。余耀說道,“她說怪不得,應該是說我怪不得上午出現在銀行。我想,她本來得到線索,是盯銀行的,但是沒想到看到我了。”

  “看到你就盯上了你了。”蕭影皺眉,“她這是不放心,親自跟到飯店來了。”

  “有點兒麻煩了······”余耀也皺眉,“從現在開始,她估計還會繼續盯著我。”

  話音剛落,余耀手機響起,是鐘毓打來的。

  “方便說話么?”

  “方便。”

  “昨天的瘦子剛才來了,把臺盞交到我手里了!”

  “什么?明白了!”余耀心下不由暗嘆,這胖瘦二人玩得溜啊!提前得到消息,一早從銀行取走了東西;同時在這么短的時間內,隨機應變,打了個“閃電戰”,避免了夜長夢多。而且,這一切是建立在對鐘毓、對兩人的關系了解到位的基礎上。

  余耀見識了拾古會的兩次行事,一次港島,一次燕京,窺豹一斑,不服不行。

  “他建議我現在就轉移,不要放在酒店,也不要等你回酒店再轉移······”鐘毓又道。

  “他說得對。”

  “先放上官那里?”

  余耀搖頭,“不行,上官帶畫從美國回來,可能會被人注意······”

  “行,我知道該送哪里去了。”鐘毓斷然道。

  余耀知道鐘毓說的是哪里,“好!順便你說下碰頭的事兒,我可能被盯上了,今天不過去。”

  余耀掛了電話,蕭影業已了然,“這下放心了!”

  “這頭是放心了,但是,我更想查查我爸起名格古齋的來由了。”

  “隨你吧。”蕭影似乎也有些贊同了,“那你下午是在酒店打電話查訪,還是去琉璃廠看看有沒有合適的空房?”

  “先回去。我順帶網上查查琉璃廠店鋪的租售信息。”

  “你是想買還是想租?”

  “租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兩人對視一眼:“租比買好。”意見一致,那就不需要過多解釋,這不是錢的事兒。

  隨后兩人便打車回了酒店,蕭影說正好下午休息一會兒。

  余耀回到房間,坐下點了一支煙,先捋了捋老爸生前的一些朋友關系,隨后先給一個人打了個過去。

  “遲伯伯,我是余耀啊!”

  “小余啊,你現在可是大忙人,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了?”

  “有點兒事兒想打聽下,本來應該登門拜訪的,但是我在燕京有點兒事兒,沒打擾您吧?”

  “沒有沒有,剛喂完魚,你說。”

  “是我家格古齋的事兒,我爸當時開店,咋想到這個名兒呢?”

  “不是你爺爺起的么?”

  “我爺爺?”余耀有點兒懵圈,“我爸開店的時候,我爺爺奶奶早就去世了啊!我爸說找高人起的。”

  “啊,我想想······噢,他好像說過一嘴,說是你爺爺的朋友,是個高人。”

  “那您還記得這個人是誰嗎?還在世嗎?”

  “這個,我真不知道······對了,侯老爺子可能知道!”

  “您說的是當年的老街坊侯爺爺對吧?后來搬到滬海和兒子一起住了。”

  “對對對,就是他!你有他電話吧?”

  “沒有。”

  “等我給你找找,給你打回去。”

  半個小時后,余耀又給侯老爺子撥了過去,侯老爺子是個話癆,接通電話后,成了他問余耀了。他兒子兒媳婦都挺忙,孫子上高中住校,在滬海熟人少,閑得慌,余耀來電,他可逮住了。

  最后余耀只好不太禮貌地打斷,問出了問題。

  “這你可問對人了!遲家老二不清楚。這店名兒啊,你爸是找了你爺爺早先的朋友老孔。這個老孔,平時愛研究點兒周易八卦什么的,不過,他前年就駕鶴西游了,我就是他走那年來的滬海······”

  這聽著侯老爺子又要扯遠,余耀又趕緊把他拽回來。
天津快乐十分彩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