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歷史
換源:

第255章 雨夜

作品:鄉間輕曲|作者:醛石|分類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2-13 15:32:16|下載:鄉間輕曲TXT下載
  逮到了雞小兩口便回家,邊瑞拎著對雞,顏嵐還是挎著邊瑞的另外一只胳膊,依舊是說著排練的事情。

  “咦,怎么天空中突然沒有星星了?剛才還是滿天星呢!”顏嵐抬頭看了一下天空,沖著邊瑞問道。

  邊瑞抬頭看了一眼,見天空一顆星星都看不到,只有一片瓦藍到讓人覺得極不舒服的藍色,便道:“我了個去,這是要下暴雨了,而且這雨還不小!”

  “真的?”

  邊瑞伸手指了一下天空解釋說道:“你看到了沒有,天空中不光是沒星而且整個天空都泛藍,等會兒就要起風了,最多半小時天就要黑了,最遲再過半個小時這大雨就要落下來了”。

  就在邊瑞說這話的時候,微微的小風已經起來了,突然一下子人體就能感覺到空氣中的溫度下始往下降。

  等著兩口子到了院子里的時候,身上只著一件單衣居然是有點涼了。

  邊瑞把雞給殺了,扔到了外面開始燒開水,趁著水還沒有開的時候,拿起了電話給文世璋打了一下,讓他快點回來,別到時候淋上了雨。

  顏嵐見邊瑞給文世璋打完了電話立刻收了線,立刻出聲說道:“怎么,你的閨女是撿來的?只給文世璋打電話通知他回來,怎么不通知靖靖回來呢?”

  邊瑞笑道:“她要是不知道這個時候回來,那我這里閨女有沒有都一樣,那不成了大傻丫頭了嘛,你放心好了,她或許比文世璋到的還早回來,不是回來這里就是去她爺爺奶奶家!”

  顏嵐見邊瑞這么有把握也就不多說什么了,幫著邊瑞把水燒開,然后離的遠遠的望著邊瑞撥雞毛。

  “你這人,自己想吃雞還怕撥雞毛有味!”邊瑞笑著打趣顏嵐說道。

  顏嵐捂著鼻子,站在離邊瑞五六米遠的地方:“我就是受不了撥毛這種味道,像是把腦袋埋進雞舍里一樣,一股子雞屎的臭味,你受累,我知道你最好了!”

  邊瑞有什么辦法,女朋友想吃還不想做,老爺們這時候自然得擔起這個責任來,只見邊瑞來回翻著雞身子,上所有的雞毛都沾上了水之后,揮動著雙手開始撥著毛。

  也不是所有的雞毛都一樣撥,像是雞尾上漂亮的尾翎,邊瑞撥下來擺到了一邊,這玩意兒做鍵子什么的都挺好的,尤其是邊瑞家養出來的大公雞,那雞毛都泛著油光,在太陽下一擺都帶著五彩色的。如果在邊瑞小時候,有這么一個鍵子,立刻就成了小伙伴羨慕的對象。

  撥光了雞毛,邊瑞把水倒掉,把廢雞毛直接埋在了外面,算是給樹加肥了。

  埋完了雞毛,邊瑞回到了院子發現文世璋已經回來了,正站在院子里和顏嵐說話,見邊瑞回來沖著邊瑞笑了笑。

  “你們聊著,我回屋睡覺去,這一天下來太費神了”文世璋說完要走。

  邊瑞問道:“對了,張菁菁那小丫頭呢?”

  文世璋說道:“我這還真的不知道,到了曬麥場我和你爺爺他們聊了一會兒,張菁菁則是和你家的靖靖一起去玩去了”。

  邊瑞聽了又從口袋里掏出了手機,給父母那過撥了過去。

  “菁菁在我旁邊呢,她要去十七叔家,我讓她和我一起睡”小丫頭見父親詢問,便把自己的打算說了一下。

  邊瑞也不在意,小孩子嘛,總是喜歡熱鬧的尤其是喜歡和小伙伴們一起。

  囑咐了孩子兩子,然后便掛了電話,等掛了電話之后又給十七哥打了一個,告訴他張菁菁今天和自家的閨女在自己父母家住。

  等著邊瑞辦完了這些事情,放下了手機的時候,文世璋人家已經進屋了,并且西廂房臥室的燈很快關了,衛生間的燈到是打開了,看樣子正準備洗澡睡覺。

  邊瑞這邊自然是還得忙活著祭一下女朋友的五臟廟,等著邊瑞忙活完了這些,把米飯還有一盆子的紅燒雞肉擺到顏嵐面前的時候,外面的風已經刮的呼呼的,四周的樹都被刮的嘩嘩直響。

  “好吃!你不知道,在明珠這些日子,我最想的就是你做的菜,唔,唔”顏嵐一邊吃一邊說道。

  邊瑞看著她的吃相有些想笑,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跟個土匪似的,吃的嘴一圈都是鹵汁。

  哞!哞!

  就在這個時候,院子里傳來了呆牛的聲音。

  這時邊瑞才想起來,呆牛還在院子里呢,一般來說小雨的時候呆牛就在棚子里呆著就行了,但是現在明顯不是小雨,而是一場雷暴雨。而呆牛對于自然事件比邊瑞要準多了,這時呆牛向主人發信號,這雨可能太大,我不想在原來的棚子里呆著了。

  “呆牛叫什么?”顏嵐停下了筷子不解的問道。

  邊瑞道:“不想在原來漏風的棚子里呆了,它想進貯草間里臥著了,可能今晚的溫度會降到很低,我去看一下打開柴草房把它放進去,省得一直叫”。

  說著邊瑞站了起來,來到了院子里,見呆牛伸著個大腦袋沖著自己這邊張望,兩匹小矮馬此刻已經躲到了呆牛的肚子底下。

  邊瑞來到了柴火房,打開了房門的時候發現大灰人家已經趴了進去,見主人來了只是抬頭搖了一下尾巴便繼續趴著了。

  放呆牛和兩匹小矮馬進來,邊瑞又扯了一層稻草鋪在地上,給它們墊一墊算是給它們鋪上動物版的席夢絲了。

  等著邊瑞做好了這些出了柴草房的門,急促的雨點便當頭落了下來,虧得邊瑞跑的快,還有這一圈的大屋檐,如果沒有這些東西,邊瑞想回到屋里最起碼淋透半邊身體。

  雨又大又急,整個雨水就像是瓢潑一下落在了地上,甚至在邊瑞家院子的地磚上濺起了一陣雨霧。

  不光是雨,轉瞬間之轟轟的雷嗚聲伴著閃電就到了,原本烏黑的夜空在一道閃電臨空之下,瞬間又如同白晝一般,只是這白晝極短,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掉了。

  “哇,好大的雨啊!”

  顏嵐見邊瑞跑了進來,驚詫的說道。

  “你也算是走了巧了,這都多少天沒見過雷陣雨了,你回來立刻就來了”邊瑞道。

  顏嵐問道:“這雨來的不好?”

  邊瑞道:“有什么好不好的,這時候上茬田剛忙完,下一茬還沒有開收,算是好時機吧”。

  邊瑞一邊說一邊在顏嵐旁邊歪著屁股坐了下來。

  “你怎么現在吃雞爪了?”邊瑞伸頭看向了盤子,現在反正無事,見顏嵐吃的歡,他也想弄點東西在嘴里嚼上一嚼,反正也沒什么事情,干著別人吃飯也不是個事情啊,還是自己弄點吃吃的好。

  顏嵐道:“沒有辦法,這一陣子在明珠吃了幾次,覺得味道還可以,這不就慢慢的吃上了,不過雞頭我還是不吃的,還有雞脖子”。

  邊瑞道:“這你放心好了,雞頭雞脖子這些都是大灰的口糧,誰和它搶它和誰急,你挑出來給我”。

  顏嵐把盆子里的雞脖子還有雞頭挑了出來:“要不等一會兒,等我這邊吃完了全都扔給大灰,對了,小花呢?”

  “小花你還不知道,跟在小丫頭旁邊正在我爸媽家呢,它野著呢”邊瑞說道。

  接下來兩人一邊聊一邊吃,顏嵐主吃肉,邊瑞則是蹭點邊角,什么架子背什么的,至于雞腿,雞胸什么的邊瑞就別想了,就算是沒有顏嵐在,也輪不到邊瑞吃,家里還有小丫頭呢。

  就在兩人吃的正歡實的時候,突然間外面傳來了一陣不同尋常的聲音,像是有一群人家樹林之中穿行似的。

  邊瑞和顏嵐都好奇的看向了窗外。

  隨著閃電破開了夜空,兩人看到一個個小小的影子從樹梢上飛速的镩過,留下了一道道黑色的影子。

  “什么東西?”顏嵐有些害怕。

  邊瑞仔細看了一下說道:“是猴子,可能是高明樓他們發現的什么江南金絲猴吧,也不知道來這邊干什么,難道有什么吃的東西?”

  “不會啊,現在村里果樹都摘的差不多了,很多果子還沒有熟呢,而且野地里也不缺熟的野果啊”邊瑞想了一下又撓了撓腦門子。

  “金絲猴,哪兒呢?”顏嵐好奇的張望了起來。

  邊瑞道:“這天氣哪里能看的清,我也就是猜,反正除了猴子咱們這里也沒有別的東西能在樹間躥來躥去的了,現在這時候就別那么多的好奇心了,早點吃完早點休息”。

  “我睡另外的屋”顏嵐說道。

  邊瑞笑道:“我還怕你垂涎我的美色呢,想的美!哎喲!”

  話還沒有說完,邊瑞便挨了顏嵐一粉拳。

  兩人把盆子里的肉吃的差不多,剩下來的一些東西交給了大灰消滅,邊瑞幫著顏嵐把屋子里的東西整理了一下,鋪上了床單取出了棉被,準備讓她休息,自己則是回到了自己的臥室準備睡覺。

  過了沒有一會兒,邊瑞便好奇的看到顏嵐抱著被子站到了自己臥室的門口。

  “這雷太大了我有點害怕!”

  “那你就來這里睡!”邊瑞伸手在自己身旁拍了一下。

  誰知道顏嵐卻道:“你去我那屋,等我睡著了你再回來!”

  “……”邊瑞差點翻白眼,嘴里嘀咕道:“就差最后那一步了,怎么我還是這待遇啊!”
天津快乐十分彩走势图